“劳烦借过。”

    密集围观的人群让出空隙, 那人很快便来到台上,抬手掀开兜帽,露出一张与严生相像的脸。只是这张脸的气质看着更斯文孱弱些, 举手投足间盈满名门公子的富贵骄矜,他淡淡一笑, 朝况盟主等人行礼,口称晚辈唐突, 让各位叔伯见谅。

    “晚辈寒丛, 给诸位见礼了。各位,我以寒剑山庄少庄主的身份起誓,严生所言都是真的。”来人继续说道, “一切都因我而起,我心中愧疚难当!若是我及时阻止父母,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人遭受苦难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——寒丛?”况盟主犹豫道,看了看了宋寒丛, 又看了看严生。两人长得的确有四五分像, 说是亲兄弟也不为过, 不过再看宋掌门就知道, 宋寒丛跟宋掌门像跟一个模子印出来的,一看就是至亲父子。

    “晚辈就是寒丛,咳咳。”来人手捏拳抵着嘴巴咳嗽几声, “恕晚辈冒昧前来,实则是无法再放任这桩错事再继续下去了。父亲,您就收手吧,儿子不想再背负如此沉重的罪孽了,此事了结之后,儿子会遁入空门, 终身不再踏足武林江湖,以此赎罪!”

    宋宇治惊疑地打量着新登场的所谓亲儿子,这嗓音!这说话的语调!还有这张脸!根本就是儿子寒丛!他的心动摇过一瞬,但理智让他冷静下来,不管这人与寒丛再像,这人出场且说出这番于他不利的话,这人就不是寒丛!

    他对儿子的性格了如指掌,若说孩子有可能不乖巧偷偷尾随而来看武林大会,但怎么样也不会出面,还站在严生那一边!

    来人是假冒的,这人是谁?严生从哪里找来的帮手,还找到与寒丛长得一模一样的——不对!宋宇治看向人群晋阳派所在的方向,苏鱼不见了。

    他倾门派之力也只找到一个最合适的严生,严生又去哪里找到一个如此合适的帮手?这根本不可能,严生一直在他的掌控之下,根本不可能悄无声息寻摸到这么一个人。

    唯有苏鱼,最完美的替身只有苏鱼!

    来到秦雅山后,他对严生的掌控稍微弱了一些,特别是他参加群英赛那几日,严生似乎有一阵子没有出现在他眼前……

    思绪转得飞快,宋宇治的心沉到谷底,严生竟然跟苏鱼勾结到了一起。他沉着脸:“你又是哪里来的冒牌货,我儿子就站在此处,你又是谁的儿子!”

    “父亲,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哗然,这又是一出怎样的新戏?

    “我儿身患恶疾认知有误,此时他不认自己是宋寒丛,我却容不得你出来冒领身份。我自己的儿子,难道我还会认错?”宋宇治抬手让弟子将其拿下,“冒领我寒剑山庄少主,其罪当诛!”

    “父亲。”来人露出哀伤痛苦的神情,错步往况盟主身边躲。

    寒剑弟子手中锋利的剑刃在况盟主身前停下,况盟主脸上有些被冒犯的不悦,虽然他知道寒剑弟子是为了抓人,但他这个盟主还在场主持秩序,宋宇治就要喊打喊杀了,是不是丝毫不将他这个盟主放在眼里?方才也是,自称严生的宋少主刚开口,宋宇治就要将人带走,一副捂嘴遮掩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好了宋掌门!”况盟主沉着脸,“别动不动就动刀动剑,让你的人退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胡言乱语污蔑我寒剑山庄,我实在忍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江湖豪侠都在场,这事已经不是你们的家事了,还是搞个清楚为好!”

    宋宇治的脸上好像笼罩着一层乌云。他摆手,寒剑弟子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没有了生命威胁,来人退离况盟主两步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