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继续跟严生道歉。

    “少庄主,你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原谅你,你们一家都是蛇鼠一窝,在我眼里,你今日这般作态只是猫哭耗子假慈悲!”严生嘲笑。

    “严生,你会相信我的诚意的。”来人转向宋宇治,来人虚弱地咳嗽一声,悲伤道,“父亲,你为了逃脱罪名,竟然连我这个儿子都不认了。既如此,那我们也来做一次滴血认亲罢!”

    宋宇治血气翻涌,这是拿他刚才的话来反将一军啊,方才他说要跟严生滴血认亲,只要他与严生的血相融,那代表严生就是他儿子,只不过是犯病发疯了。可若是他与来人也滴血认亲成功,那到底哪个才是他的儿子?

    如果他猜测的没错,这人就是苏鱼假扮的,苏鱼是他儿子无疑,这滴血认亲一定能成功。

    宋宇治觉得自己被套进了一个无法逃脱的陷阱,陷入两难的局面,不管是往前还是后退,皆是错。此刻他已经认定来人就是苏鱼了,他不知道苏鱼为什么会配合严生来害他,但他知道的是这事已经不能善了,他第一次恨自己当年心软。

    当年他养好伤后离开山谷,本来他应该杀了苏幺娘的,苏幺娘虽然救了他,但也给他带来许多羞辱,可他在动手之前心软了……当时他就知道,苏幺娘已有两个月没来月信了。苏幺娘也常说,是他背信弃义在先,她只是想要一个孩子,一个亲人。那些话,宋宇治都无法反驳,他的确骗了苏幺娘,哄得苏幺娘倾尽全力救他性命,后来又反悔不愿意娶他。但那是有原因的,那时候他是真的失忆,忘记自己的出身与来处,活命是为人的本能,为了活下去他答应了苏幺娘的条件,保住命之后却又潜意识认为自己不能娶她。

    他与苏幺娘协商,提出许多报酬的条件,谁想得到苏幺娘压根看不上他许下的优厚条件,满门心思只想要跟他成亲,然后洞房生孩子。

    遇到一个说不通的女人,宋宇治也无可奈何。他在剿匪时遇到暗算身受重伤,苏幺娘给他吃下的乱七八糟的药虽然真的救回他的命,却无法让他的武功恢复,他堂堂大丈夫,伤又还好全,还没有记忆,竟真的被绑着压着与之成亲了。

    男女之事,又不是女方强迫就能成的,他自己当时也没有把持住……

    说来说去,因各种原因宋宇治恨苏幺娘,却也狠不下心杀了对方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宋宇治追悔莫及,那年他趁夜离开山谷,走了三十里路后见到熟悉的景色,这才受刺激逐渐恢复记忆。那时候他就该回转山谷,一刀斩下苏幺娘的头以绝后患才是!

    一时心软,果然铸成大错!

    心中悔恨愤怒交织,宋宇治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谁都看得出宋宇治在来人说出“滴血认亲”时就哑了言语,他不敢不肯无言无措。

    严生大笑:“好好!就来滴血认亲,大家都来做个见证,瞧瞧堂堂寒剑山庄庄主到底要认哪个为亲生儿子!”

    “好你个贱种,我可容不得你这般放肆!”

    女声突兀响起,带着如同火山喷发般的愤怒,如热水沸腾的众人们瞬间平息,转头看去。

    不远僻静处,宋裴凛终于按方素不住。方素挣脱开大徒弟,眼中厉色如夏日雷电,恨不得将台上的严生和冒牌货劈死,她挣脱开宋裴凛,怒骂出声,脚下轻点飞掠过众人的头顶,襄裹着愤怒的火苗卷上台。

    刚落定,她就抬起巴掌——

    冲着自称宋寒丛的少年。

    方素不蠢,跟丈夫一样已经看出替身严生的盘算以及苏鱼的帮凶行为,比起严生,她更恨苏鱼。

   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